徐仁宇天下第一——

郑晨宇发着懵,没带脑子地看着认识的不认识的婆婆辈打包剩菜。郑妈过来说他们要去ktv唱歌,让郑晨宇自己回去。已经25岁了的郑晨宇听话地点点头,站起来就和周围人说先退之类的寒暄语。语毕就要回家。

他打开了微博,又开始看那位乱码先生。后面实在翻累了,就坐床上靠着床头柜,望着书柜上的小鹿摆件发呆。小鹿是树脂材质的,大小刚好够她握在手里。她当时把拳头伸出来给郑晨宇看,郑晨宇配合地发出期待的声音,拳头也仿佛声控一样被打开,栗红色趴着睡着的小鹿忽然出现在他眼前。眼睫毛长长的,看起来睡得很安心。

“生日快乐!”她说。

“可是今天不是我生日。”

“有什么关系嘛,我只是想给你送你礼物。”任性惯了的某人搂住......

家族表妹前几日办升学宴,郑晨宇被逼着去吃席。他妈妈说一是为了人情二是为了把挂情的钱吃回来,硬是把他从床上拽起来了。郑晨宇不情不愿地跟在他妈身后,心里明白他妈还有第三个原因,就是炫耀炫耀他211的学历。不怪他这么想,郑妈读书不多,他们那个年代的人对读书人怀有崇高的敬意。考上大学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好大学更是如此,值得反反复复炫耀,哪怕他已经工作了。工作了,那就连带着工作岗位、薪酬、孝顺也说一说。

他实在不想当这个工具人,奈何架不住他妈的瞪眼。等高考结束后拥有自主上网权后终于和世界接轨的郑晨宇发现了有一个专门用来形容自己的词:妈宝男。

妈宝男在经历了“我才懒得管我们家晨宇,也不知道他平时考多少......

陈先生讨厌我。

知道这一点后,我还是照常蹭他的车,路上和他谈笑风生,眼睛看着飞速掠过的高楼大厦。

堵车了,怪他今天早上要出门时忽然发现昨晚的鞋子脏了没刷,又重新去找了一双,耽误了时间。男人,反正都是这样。永远不会提前把明天的事做好。我有些不满,但什么都没说,只是安慰他。

他手指敲着方向盘,像是有些恼火。我忽然脑子抽了抽探身上前去按了一下喇叭,吓了他一跳。

“坐好,系好安全带。”他像是在斥责我。果然是讨厌我。

我撇嘴,还是不系安全带。没有那习惯。除非是坐副驾驶的位置才会系。话说回来,当初选座的时候可纠结了好一阵。坐后座吧像是把他当司机,坐副驾驶吧看起来又好像有点暧昧。纠结到他不耐烦了,...

【佐·佑】佑(一)

#原创接文脑洞

#和闺蜜@綾濑北城 一起写的接文

#双视角。本篇为佑

#前文佐(一) 


05

趴在书桌上按住删除键任凭他一直删一直删。也不知删完了没,懒得起身,脸贴着冰冰的桌面,呼吸吹拂在桌面上,水雾打湿了一小块。

侧头,眼睛盯着完全打开的窗户。三月初已经是初春了,却不巧遇到一场倒春寒,天气忽冷忽热,衣柜打开又关上,终于还是决定放弃,干脆窝在家里,不再出门了。

君灵栖?

有人在叫我。我不想理会。

君灵栖。那个声音由远及近地飘了过来,执拗又清脆。

我干脆捂上了耳朵。

君灵栖!

闷闷的声音又传过来,我放下手,给未曾见过面的闺蜜发消息。...

© 蓝色仙人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