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仁宇天下第一——

郑晨宇发着懵,没带脑子地看着认识的不认识的婆婆辈打包剩菜。郑妈过来说他们要去ktv唱歌,让郑晨宇自己回去。已经25岁了的郑晨宇听话地点点头,站起来就和周围人说先退之类的寒暄语。语毕就要回家。

他打开了微博,又开始看那位乱码先生。后面实在翻累了,就坐床上靠着床头柜,望着书柜上的小鹿摆件发呆。小鹿是树脂材质的,大小刚好够她握在手里。她当时把拳头伸出来给郑晨宇看,郑晨宇配合地发出期待的声音,拳头也仿佛声控一样被打开,栗红色趴着睡着的小鹿忽然出现在他眼前。眼睫毛长长的,看起来睡得很安心。

“生日快乐!”她说。

“可是今天不是我生日。”

“有什么关系嘛,我只是想给你送你礼物。”任性惯了的某人搂住他脖子往下拉,埋在他胸膛非要抱个结实,“我说你今天过生日就是今天过生日。”

忽然又被迫过了个生日的郑晨宇没办法地拍她背顺着说好,结果某人又狡猾地抬起头说“那你就比我大三岁了哦”。

后面在一起的日子里他也过了很多生日。有时候是夏生想吃蛋糕,有时候就是无聊拉着姐妹堵他门一看见他就欢呼“寿星来啦”然后非要给他戴生日帽。多数情况下是随口一句“生日快乐”,郑晨宇怀疑其实这是夏生的口头禅。

“生日快乐。我刚刚来的路上看见了一只好乖的狗。我问可不可以摸,那个人说可以。狗狗还蹭我,呜呜我好喜欢。”

“你是不是看见狗就走不动路啊。”郑晨宇牵她的手。夏生顺势和他十指相扣,头歪过来看着郑晨宇的脸,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是啊,因为我是狗狗教的。”

她走路的时候喜欢把两人牵着的手甩来甩去,偶尔跳一跳,嘴里哼哼着歌。郑晨宇觉得幼稚,不愿意和她牵手了,夏生就闹脾气。心情不好的时候直接打他,然后头也不回地往前走。每次都是郑晨宇追上去道歉,夏生也不逮着不放,从来都是哄一哄就好。刚交往的时候郑晨宇摸不准夏生的脾气。有时候夏生听着他道歉不言不语,他停下道歉了就“哼”,然后继续不理他。他一道歉就不闹,但是看起来还是余怒未消的样子。

“因为我太生气了,”夏生说,“可是你一跟我道歉我就想原谅你。”

更多的时候是夏生被他一哄就往他怀里钻要他抱,弄得郑晨宇又想抱又尴尬。他不喜欢在大街上亲热,更害怕惹人目光。可是夏生很会撒娇,她喜欢用眼睛看着你,亮晶晶的,等着你回应。如果太久没回应,夏生的耐心就会慢慢耗尽,最后发怒咬人,弄得郑晨宇苦不堪言。

“老子再跟你好就是狗!”快步走远拉出距离后的夏生转头看着郑晨宇,跳起来骂他。过了几日两人又和好了,夏生抱着他手臂贴着他,冷不丁想起来了这回事,于是又威胁他他也要做狗,不然不公平。郑晨宇都依着她说,夏生又眼睛弯弯摇着他手臂说“那我要当柯基”。他把到了嘴边的“不要摇”咽了下去,又被这句话吸引了注意力,开始在脑子里想象女朋友变成柯基的样子。夏生催他说他是什么狗,郑晨宇开始思考,然后就被夏生打断,说他是贵宾犬。郑晨宇问她为什么,夏生头靠在他手臂上说,“因为你是我的尊贵宝贝。”

好吧,直男郑晨宇有时候觉得夏生的话腻人。但他又很有毛病的,喜欢听。

评论(5)
热度(2)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蓝色仙人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