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仁宇天下第一——

家族表妹前几日办升学宴,郑晨宇被逼着去吃席。他妈妈说一是为了人情二是为了把挂情的钱吃回来,硬是把他从床上拽起来了。郑晨宇不情不愿地跟在他妈身后,心里明白他妈还有第三个原因,就是炫耀炫耀他211的学历。不怪他这么想,郑妈读书不多,他们那个年代的人对读书人怀有崇高的敬意。考上大学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好大学更是如此,值得反反复复炫耀,哪怕他已经工作了。工作了,那就连带着工作岗位、薪酬、孝顺也说一说。

他实在不想当这个工具人,奈何架不住他妈的瞪眼。等高考结束后拥有自主上网权后终于和世界接轨的郑晨宇发现了有一个专门用来形容自己的词:妈宝男。

妈宝男在经历了“我才懒得管我们家晨宇,也不知道他平时考多少,结果忽然就考上211了”“哎呀他喜欢怎样怎样我平时不管他”“他啊差得要死”之类的凡尔赛轮番轰炸以后借口和表兄弟姐妹们聊天溜了。郑妈说得上头,也不管他。他今天的作用发挥完毕,可以暂时离开。

表妹赵佳琛座位旁放着个酒店送的行李箱,和郑晨宇几年前收到的是一样的,只不过他的是黑色,表妹的是银色。小辈们闷在酒店里也无聊。现在的年轻人好像都有些社恐。几个社恐说出门走走吧,就“哗”站起来出了门。郑晨宇觉得空气都漫着尴尬。他没去,不想去。结果表弟妹们回来的时候还给他带了杯奶茶,是一点点。现在的人出门手里不捧一杯奶茶好像就不会交际一样。郑晨宇接过说了谢谢。他也有点尴尬了。作为同辈中最大的、又已经在工作了的人来说,该他去买才对。

他不爱喝奶茶。但是夏生喜欢。郑晨宇剥开包装,将纸吸管插进杯子里吸了一口。是抹茶味儿,难喝得他大脑犯冲。他第一时间是想夏生怎么会喜欢喝这种东西。小辈们腿对腿坐一块儿聊天,大龄儿童郑晨宇处在边缘,坐是坐一块儿了,但是没有说过话。他心想太难受了,这个味道简直是灾难。他在想夏生脑子有病才会喜欢这种东西。摸出手机上了微博搜“一点点”,郑晨宇想看看有没有人和他想法一样。其实还是太过无聊。实时第一条微博是,“你有没有想过我哪怕是一瞬间哪怕是一点点”。郑晨宇心里烦躁更甚,不知道为什么点开了一团乱麻的头像。

一看就是小号,头像是纠缠成一团的线条,昵称是数字英文堆成的乱码。个人简介是“zcy死无全尸”。

无所事事的郑晨宇忽然有了什么预感。

他往下翻,乱码先生的微博除了伤心文案就是诅咒,被咒人是三个字母,z,c,y。刚好是他名字缩写。

Zcy怎么还不死。Zcy死了三天了。Zcy出门被车撞死了。Zcy该死该死该死。Zyc去死吧。我要杀了zcy。Zcy骨灰拌饭喂狗吃狗吃了说呸恶心死了。Zcy有病。我讨厌zcy。每日一问今天zcy死了吗。

再往下翻翻仇恨淡了,变成了深情伤心。我好想你之类的。没几句又成了“zyc去死”。他手指快摩出了火花也没翻完这位乱码先生的微博。

酒店像一锅烧开了的开水咕咚个不停。四面八方是声音恰到好处地处在同一个频率,要仔细去听才听得清内容。郑晨宇拿他们做白噪音。不知道翻了多久,他看见乱码先生终于发了一条除却诅咒和伤感文案外的东西。

“我梦见你来找我了。你叫我乖乖,让我别生气了。”

-tbc

评论(2)
热度(2)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蓝色仙人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