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仁宇天下第一——

嘿,是小情侣(..›ᴗ‹..)

#是亲亲神仙列表太太@别折桃花 给俺写的生日文!呜呜呜人家真的好喜欢字里行间都是爱呜呜呜好喜欢好喜欢……

#光是看见他的名字就受不了了,谁是花痴,是我T T

#和悟空空谈上恋爱了w

#最后还是想说谢谢舟舟!——

————————


^前提都是两情相悦w

现代pa



01

四月的风最是惬意。

阳光从大开的阳台溜上室内人的脊背,你的男友刚冲完澡擦着毛脑袋,只有腰间拦了块浴巾遮掩。这阳光便顺着你的心意,在他的肩头铺上层薄薄的金纱,就像他平常没变幻出完全人形的模样,更勾得你心痒难耐。

哎呀,真是好看。

躺在沙发上晒太阳的你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心里感慨万千,面上只顾自己狡黠地笑,直笑得悟空只得放了手中的毛巾去和你鼻尖相抵。

“在想什么坏事儿?”

他的身上还蕴着缥缈水汽,在这样的靠近时便能闻到满腔清冽,你笑得更是开怀,愉悦大大方方地袒露出在面上——你撅唇,故意在他唇上留下啵的一声脆响。

你拖着音摇头晃脑,学着那电视剧里的作精女主:“我想的不是坏事啊——”

悟空一愣,转瞬低笑出来顺势压上了你的身体。

他稍微撑起自己避免整个儿将你压住,脑袋却埋进你的怀里,头发便轻轻蹭进你的颈窝,和着他的声音一同挠上你心尖:“大清早的别又勾我。”



02

今儿个热了不少,房间里正在通风没开冷气。

你坐在沙发上对着电脑屏幕欲哭无泪,良久才憋出一句堪称悠扬的呼唤:

“哎呀悟空空——!”

悟空正在厨房穿着件白背心咕咚咕咚喝着汽水,听见你这足以绕梁三日的长音赶忙回过头。

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这样唤他的,叠字拉音,清清脆脆,偶尔碰上不顺心的事儿,那就更不得了。喊人的时候是一声比一声软下去,端的是委屈娇弱又无力。

就像这会儿。

“悟空空——!”

他咽了口里的饮料应声做甚,紧接着三两步窜到你面前踮足蹲好,举起一手在你眼前一晃,望着你疲惫的面容和那快溢出眼眶的绝望之泪,他心里暗笑,面上故作恨铁不成钢地晃两下脑袋还叹口气,尔后装模作样地拿手轻推你,捧着你的脸学你面上的苦大仇深:“诶诶、你啊,怎么的?”

你从书海中挣脱出来,面颊顺势贴上他的掌心,颇为不满意地蹭上两下,叹口长长的气:“我好累哦,不想学习了!”

“但这个对你来说很重要?”他破功反笑,手指在你的肌肤上摩挲,“安安,需要坚持——”

你立时被安抚,只剩下嘴上的碎碎念。

悟空乐得眉眼飞扬,他腰腹用力,脖子一仰,准确啄在你不满鼓起的唇上。

你倏然闭眼只能蹦出坚强二字:“我学。”




03

“我要憋死了悟空空……”

被隔离的、日夜颠倒的第四天,你在凌晨四点睡醒后如是对着枕边人说道。

悟空此时没化人形,平日里藏起来的尾巴正无聊地摆来甩去,在听到你的幽怨声眼睛猛地一亮。

窸窣声响突然响起,身边的热度突然远离,你正纳闷他要做什么。

一只手伸到了你的腋下,和你的后背一贴,紧跟着是双腿被搂紧——你反应迅速,绷了身体双手立时环上他脖颈。

悟空大约是笑了一声,你靠在他胸膛前听见下沉的气音,尚未抬眼去看的时候,悟空蹭得站直了身子。

尔后布帘被拉开,你被他揽在怀里,放眼望去——不似白日的刺眼,又没有深夜沉重的黑,零碎的人间灯光点着星缓缓映进你的眼睛,和着近在耳旁的心跳碰撞,让你兀的生出满腔的畅快之感。

有风拂上你的面颊,将你刚刚的燥热也抚平慰凉,悟空低下脑袋亲你的耳朵:“怎的,是不是快活?”

你这才意识到嘴角不知何时挂起的笑,眼角都是飞扬:“好多了!”

“成!那现在你可抱好我了?”

你听到这问题稍稍抬了眼去看他:悟空鬓边的毛还炸着,面上却是一派精神气,那双不再掩藏在凡人中的鎏金瞳自有光辉,灿烂得紧,肆意的张狂这般流露直叫你狠狠心动。

你提着声音,欢快应他:“好了!”

“那走!”

下一瞬失重感降临,是悟空抱着你跃出室外,在分秒间带着你的尖叫撞进云层。

狂风呼啸,你在须臾就适应了这速度,在还昏暗的天地间和他一同爆发欢呼:“好爽快!”

他从来懂得你,看你这般烦闷立刻有了解决办法。

天地之大,星稀灯明,他带你出来看看人间。

被拘束了多日的你几乎恍然在这自由中,你快分不清自己是否在梦里。视线朦胧之际,有跃动的太阳定在你的视线里,你定睛一瞧,是悟空正勾着笑直直看你,乐不可支。

尔后你听见你的爱人凑近了自己风过的耳畔,呼唤了自己的姓名——

“君安澈。”





04

就是说你也没想到这种修罗场剧情会轮到自己身上。


你在小餐桌前努力维持着严肃表情坐下了,但是当刚出世的孙猴懵懂着一双眼看过来时,你的坚甲壁垒还是被一击即穿。

妈的好可爱。

你在心中冷静爆粗口,脸上还不得不维持好一派云淡风轻:“大概就是这样的状况,这是后世。”

孙猴子没来得及问出别的,在你房间里东张西望了半晌的大圣爷眼神跟着你声音过来了:“哦——那你是何人?”

这个时期的悟空正是最英气风发的时节,凑近你眼前的那一身金甲亮堂堂,头戴的金冠更是耀眼,那双金色琉璃瞳里的恣意如同这世间最畅快的风,让你几乎瞬间醉在了那眼神里。

“嗯?小姑娘,老孙问你话呢。”没得到回应的大圣爷也不恼,反倒扑闪了眼睫笑出来。

你被这笑勾回了神,面上也不由得扬了满满笑意:“是我,当初在你身边的那株红花。我也修成人形了!”

孙猴子反应比大圣爷更快,咻得蹦到了你身边,拽了你手腕,瞧着你的眉眼里都是喜意:“是你!”

你乐滋滋一点头,大圣爷也蹿到你身边露了惊奇神色:“当真是你?!”

你被这俩一猴一只手地攥着人都飘飘然,脑袋点了又点:“对呀对呀,是我。”

“安安?”

正当你视线都迷离时,清澈的声音响得猝不及防,叫你心跟着一抖。

你默默转过头去,果不其然——你的爱人拎着购物袋目瞪口呆,和身边那两位有着如出一辙的脸,那是陪你到现在的悟空。

室内一瞬寂静,你看着三只猴子面面相觑,最后是最沉稳的悟空先招了招手开口问了:“好……?”

“噗、哈哈哈哈哈——”

你不给面子地笑出了声。



“总之关系理清楚了就是这样,现在我和悟空在一起啦。”

哪怕面对的是以前的悟空本人,在说出这个消息的时候你依旧藏不住满面的得意春风,若有尾巴定是要旋转起飞了。

最早的在你身边的那只孙猴子眨巴双干净的眼,尚未来得及辨明情爱的他只知道与你能一直在一起时分外开心:“好,好,我喜欢和你在一起。”

眼神澄澈见底,明亮分明,如同那初升的太阳让你打心底感受到了朝气和柔情,你已经快变成一个流泪猫猫头:天呐悟空不要这么直接……太可爱了我会承受不住的qwq

悟空坐在沙发的另一边看着你这幅神游天外的模样似笑非笑——他太了解你了,当然知道你现在想着些什么,更知道你对他的爱从最早的花果山开始就一直没变过,并且是多么地炙热且浓烈。

所以,即使对着的是以前的自己,仍然有些吃味啊……

大圣爷倒是没盯着你看,却把后世的自己面上那些阴晴变幻瞧了个真切。

趁着你和孙猴子聊得火热,大圣爷勾着另一个自己的肩膀去另一边的沙发了:“没想到俺老孙也有被情爱困住的一天。”

悟空翘了二郎腿,听见这话就笑,他朝你看去一眼,应了自己从前的疑问:“这可不是困。”

大圣爷也朝你递去一眼,你余光瞥见随即转了正脸,冲他绽开个分外明媚的笑,让这正是狂傲洒脱的大圣爷也愣了一下。

悟空看着以前的自己那怔愣模样在心底叹了:出息。

——但自己之前不就是这般过来的吗?

悟空仰面躺在了沙发上,眼睛一闭,一声你的名字唤得缱绻:“安安——”







05

电影院是情侣约会必去场所。

悟空向来也乖,不像那些个管不住自己的臭男人。

他喜欢看的手牵住你的一只手,偶尔偏首投去关切,看你为喜捧腹,为悲神伤,最后出了影院和你谈论些或雅或俗。


今天的爱情片讲述了爱情之后的柴米油盐,你眨巴双眼睛看着男女主之间的爱意逐渐消弭,眼泪不知不觉淌了满面。

随后便是一只手带着纸巾蹭干了你的面颊,你沉浸在剧情中脑袋却很自觉地向着爱人转过去,他的黄金瞳在黑暗环境中如此耀眼,你的视线尚且因为眼泪茫然,看见那一点的金色安下心来,只知道张开嘴轻声喊他:“悟空空……”

刚才那只手落下了,非常坚定地握住了你,并蹭进你的指缝里再落下,和你十指相扣。

悟空的呼吸抚过你的侧脸,他几乎是怜爱地啄吻了你的耳垂:“我们不会那样。”

你的视线瞬间清晰起来,你看见他对着自己难得的严肃表情:“我是你的,安安。”

“你是我的。”

评论(9)
热度(5)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蓝色仙人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