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仁宇天下第一——

『怪物/洙植』托付

😭我不接受第十集,我不接受所长死了。我宣布死的是我,所长还好好的😭😭😭死的是我😭



“哎哟没想到啊,让你和我们东植培养感情,这么快就好上了?”南尚培笑眯了眼;习惯性要拍韩洙元肩膀时又想到了小少爷的怪脾气,只好放下手。“你可得好好照顾我们东植,他要是出什么问题,万阳公安局可不会放过你。”

他?照顾李东植?

疯了吧,韩洙元想。李东植才是那个年长者,况且他狡猾奸诈,心思多得比过狐狸。让他这样一个刚进社会一年左右的年幼者去照顾年长者,简直不可理喻。万阳人真是护短,上下护成一团,从来包庇。

小少爷心里还没想好回答,李东植就懒懒踹了他一脚。“听见没,让你照顾我呢。”

他笔直的西装裤上沾了泥印;李东植刚从那片该死的芦苇荡钻出来,又不换鞋就进局子,踩得满厅都是不说,这次还直接蹭上了他衣物。

小少爷以为自己会发飙。但是出乎意料地没有脾气。古怪的万阳,他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就被迫趴泥地上抱着别人脏的一塌糊涂的裤脚,脸紧紧贴着脏物,闭着眼睛认命。办案没几天就被人扔了一身鸡蛋,黏糊糊地去所里的公用浴室洗脸,还被所长若有若无地嘲讽了几句。之后更是被迫和什么同事挤在一间窄小的屋子里,对着公用的脏兮兮的餐具发呆。

一切看起来都糟透了。但是小少爷很奇怪地并不反感。别人以为是他骨子里的教养制止他表露厌恶,了解他以后,李东植点头做出评价,“是个做作的人啊做作的人,明明就没那么清高嘛。”

韩洙元不置可否,尽管他仍然不喜欢公用餐具,但是他坐下的时候也不再板着脸了。

李东植和他在万阳公安局公开关系以后大家好像都心照不宣地将李东植丢给了他。有一次大家一起去刘才伊店里吃烤肉,他问,“我看起来很像李东植的监护人吗。”

明明他才是小的那个。

刘才伊一边替他们剪肉一边笑,“不管你是什么,你可不许再让大叔难过了。”

剪好的肉躺在烤炉上滋啦作响,噼里啪啦溅起细碎的油点。南尚培忽然站起来,举着装了米酒的杯子对着屋顶挂着的白炽灯,“为万阳公安局,干杯!”

椅子在地板上摩擦刺激人的耳膜,众人纷纷站起身,酒杯碰在一起,白色的酒液溅出,在灯光的照射下亮晶晶的,就像他们的眼:“干杯!”

韩洙元混在他们其中,他全无兴趣,只侧头去看李东植的眼。他记得上次,同样是在刘才伊的烤肉店里。李东植的眼红透,看起来接近崩溃边缘;却仍然强撑着,没让眼泪掉。

他后面才后知后觉,他那时候有多崩溃。

韩国人喜欢把“要疯了”挂在嘴边,可是万阳人不。即使万阳人没几个不疯的。大概是因为疯得彻底了,疯子看起来才那么理所当然和正常。

他们常笑,笑起来嘴角咧到耳根,看起来毛骨悚然。

小镇上处处透着诡异,这是韩洙元的第一印象。而诡异的小镇居民对韩洙元的第一印象却是,“少爷可真酷啊”。

很酷的少爷融进了诡异疯狂的小镇,这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连当事人自己都没想到。

他搬去和李东植同住。李东植问他是不是又被自己的爸爸赶出家门了,他抱着他的脖子不说话。

“我们洙元真是个小孩。”李东植笑着说。

韩洙元不置可否。

隔几天上班的时候醒来不见李东植,他自己去了公安局。刚到就被人蒙了眼摁住,什么冰凉贴上手腕,然后“咔嚓”。

“干什么!”他被人放开,睁了眼才发现自己被拷在了椅子上,万阳公安局的人围成圈堵着他,脸上不怀好意。

“说了要让你好好照顾我们东植的吧。”郑智华抱臂看着他,“东植今天天不亮就去找镇上的老人,腿伤发了,你去哪儿了。”

韩洙元漂亮的脸蛋有些茫然,南尚培从后面走过来骂道,“干什么干什么,国家付给你们薪水是让你们偷懒的吗,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众人一哄而散,韩洙元晃了晃手试图摆脱束缚,却无能为力。他叫,“喂,警察的手铐可以被拿来这么用吗。”

“反正你不也用手铐铐过我们东植哥吗,扯平了啊扯平了。”

他这才想起来是有这么一回事。当时自己确信李东植就是凶手,自信满满掏出手铐“啪”就把他俩拷一块儿了。

可是那时候李东植不是给了他一拳吗!

韩洙元更加深刻地认识到了万阳人的内部包庇。自己人做的错事装不知道,“敌人”对自己人做了什么都记得一清二楚。他咬着牙用在警队学的知识摸索着开锁,李东植推门进来了,一眼看见被拷在凳子上的他,挑了挑眉问大家,“这是在干嘛呢。”

“他自个儿玩儿呢。”

“哦,”李东植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少爷的兴趣挺特别啊。”

可是韩洙元明明就在他眼中看到了戏谑和取笑。

本来应该生气的,可是韩洙元不由自主地笑起来,然后接他话,“是啊,不然怎么喜欢你。”

告白来得突然,所里陷入一片安静。最后还是人精南尚培吼了一嗓子“上班”大家才低头假装各忙各的装作什么都没听见。李东植饶有兴趣地看过去,小孩低着脑袋捣鼓锁眼,耳朵尖却红透了。

评论(4)
热度(20)

© 蓝色仙人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