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仁宇天下第一——

『乐库』Origin

#中午发的那篇被平了,重发一遍。后续直接search:七弦绝杀

#魅魔库,是辆滴滴,未成年请不要观看

#双杏预警


海风咸湿,撞到人脸庞的时候会让人觉得是被透明的海浪压倒,抖一激灵,瞬时从头凉爽到脚。往前看,碧蓝色的海水连波荡漾,反射着日光,直通到天上;往后看,椰林重重,底下一溜的遮阳伞,男男女女躺在阴凉处,身边走着叫卖冰淇淋的小贩,繁华得好像是城镇里。


每年夏季皆是如此,毕竟没人会不喜欢夏季的海滩。


蓝发少年一个猛子扎进水里,在水中游动得如鱼一般,惹来一通叫好。他心中得意,在远处冒了头,冲岸边的小伙伴挥手。有人不屑鼻哼:“就这点距离也好意思骄傲。”气得他发誓说今天一定破他记录,腿一蹬把自己推出去,转身深呼吸一口又钻进水里。


蓝色沉淀下来将他包围,目之所及皆是蓝。一鼓作气游了好远后再次从水中蹿出来,晶亮的水珠依附在发丝上滚落,在日光的作用下照得他也亮晶晶的。已经看不到岸了,他干脆沉住气仰躺在水面上晒太阳,任由海浪将他带向何处。游泳这项他一向很在行,他完全没想过远离岸边的后果。


下午两点的太阳将海面也烫得微微发热起来。他放松身体沉入水中打算回家。记得回去的方向是右边,可是任由他游了许久,半点岸边的影子也见不着。按理他也没游这么远,回不去的可能只有一种,那就是,他迷路了。


海面宽阔,又没有参照物,一旦找错方向就是游向深海,再也回不来。摩乐乐慌了,他这才明白为什么大伯说海上很危险,不是危险风浪,是危险路标。


海上无路标。


金乌的势头消了下去,他估摸着时间,应该是下午三点了。庄园的方向是西边,等天色晚下去,他跟着太阳一同向西便好。可万一他此前的方向一直是错的,向西也不一定找回家。不过是赌一把罢了。他闭上眼睛节省体力,将自己交给海浪。


漂浮着,身体撞上什么东西。他大喜,以为找到岸了,睁开眼被阴影覆盖,发现是一条木质小船。


船的主人拿木浆将他拨开,仿佛他是海上垃圾一般。


摩乐乐敲敲船身,试图跟披着紫色斗篷看不清脸的船家打招呼,“您好,我是摩尔庄园的人,在海上迷路了,能麻烦您送我回去吗。”


船主没有回答,反而划动船桨,调转船头绕开他。


摩乐乐急忙抓住船桨恳求道,“我能帮你划船!”


船夫顿了顿,似乎是在权衡利弊。犹豫半分钟后,终于向他伸出手。


日头西斜,浑身上下只穿了一条泳裤的摩乐乐觉出了冷,问船夫有没有多余的衣物。船夫似乎是轻轻笑了一声,又或者是摩乐乐的错觉;他依旧独自划着船,一个字都不说。


天色一点一点暗了下来。船很小,小到连船舱都没有。这似乎就是水上乐园里那种拿来供人游玩的道具,怎么看都不像能出海的。


摩乐乐冷得缩成一团倒在船板上,尽可能减少热量的流逝。船夫背对着他,不声不响地,摩乐乐恍恍惚惚觉得,船夫似乎不是人。


意识逐渐模糊。等他再次清醒过来时,睁开眼睛却对上了一双紫瞳。


那双眼亮得摄人心魂,盯着他一眨不眨,像是漩涡,将他吸入其中。摩乐乐忘记了眨眼,和那紫眸对视着,全身心都陷进去了。


“小鬼,”眼的主人开口说话,声音沙哑,带着些许咬牙切齿的意味,“你是什么来头?”


他被人一叫,登时从不知名的陷阱中脱身而出,却没将他那句话听进耳内,只是迷茫地看他。


远处有模糊的光闪烁,喧闹嘈杂的人声靠了过来,摩乐乐隐约听见了自己的名字。


“大伯!”他喜出望外地喊出声。


有人大喊“在那里”,他干脆站起身,一遍又一遍地挥手,憋得脸红脖子粗喊着“大伯”。一回头,船头处却空空的,再寻不见船家的影子了。


....


洗完热水澡后随意擦了擦湿透的头发,裹上浴巾回到房间。摩乐乐因为下午的事情筋疲力尽,倒在床上就沉沉睡去。


梦里并不踏实,他感觉有什么东西一直试图靠近,却无数次被弹走,又马上往上撞着。后半夜那东西不见了,他紧皱的眉头才略微放松下去。


第二天好友多多起得很晚,眼上还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他询问昨晚是否没休息好,对方支支吾吾不肯说话,还是另一个好友少少拆他台,说他昨天赚到了千金。


“春.宵一刻值千金嘛。”少少揶揄。


摩乐乐不太懂,不过也没在意,从怀里摸出一副扑克牌,跟小伙伴分享新学会的游戏。


到了晚上那东西又来了,这次比昨天走得快,像是确认能否进入一般,得到阻拦就走了。结果第二天起床的时候菩提大伯也变成了大熊猫。他问大伯怎么了,大伯同样红着脸打着哈哈敷衍过去。第三天、第四天,几乎所有他认识的男性眼下都带着青黑。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个个好像都约定好一般摇头,就是不肯说。


庄园的秩序被严重干扰,男人们全都行尸走肉一般游荡着,路上常有人走着走着面朝下栽倒在地,翻开来看脸上全无血色。于是流言便传开了,说是庄园里来了个吸人精气的妖精,每到晚上就回去血气方刚的男人家里进食,搅得庄园不得安宁。


刚开始只是几个少年遭了殃,后来健硕的年轻人也中招了,再后来凡是好看的都逃不过,也许是吃腻了,那妖精消停了一段时间,开始每晚都去少年家里。


多多少少为了抵抗妖精,在某一天决定整夜整夜的不睡觉。结果没坚持多久就进入梦乡,再次被妖精吸食干净,没了精力,再次陷入恶性循环。


摩乐乐是唯一没被妖精缠上的少年。一开始人家开玩笑说是妖精都看不上他,后来被折磨得受不了,又开始羡慕。多多少少求摩乐乐晚上陪他们睡,摩乐乐答应了。妖精绕开这家几天后报复性地,摩乐乐走到哪儿他就吸谁的精气。久而久之摩乐乐又回去了自己的家。


左思右想这样下去不行,摩乐乐在一个晚上偷偷摸出了门,守在庄园门口。为了不打瞌睡他一直拧着自己大腿,蹲了几晚上后,他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妖精。


天才刚刚擦黑。摩乐乐抱着电击棒躲在草丛里。因为流言的关系庄园晚上很少再有人走动。风吹过草叶,发出“沙沙”的声音。薄纱一般的暗轻柔地聚拢,将整个庄园罩进黑织成的夜中。


有皮鞋叩在石板上的声音。


摩乐乐立马警醒起来,握紧电击棒。


有人进来了,信步闲庭,仿佛进自己家一般。那人浑身上下被宽大的斗篷罩住,摩乐乐看不清他的面容。他背着手悠闲着踱步,摩乐乐定了定神跟上去,打定主意要抓住他。


他挑的路很熟悉,是摩乐乐每天都要走的那条。摩乐乐看着他站定,停在天空树底下,怀疑妖精今晚的目的是不是自己。却看见那妖精望着漆黑的二楼一动不动,背在背后的手握成了拳,而后愤愤地甩开衣袍踏上另一条路。


结合只有他一个人不曾受妖精影响的情报,摩乐乐大概知道了原因:妖精拿他没办法。


眼看着他马上要进入多多少少家,摩乐乐忙追上去从背后将他摁倒在地,电击棒梗在他脖子上威胁道,“不许动!”


妖精被吓一跳,依言一动不动。摩乐乐警惕着,抬手一点一点拉下连着斗篷的兜帽。他想妖精的面容一定很可怖,顾虑着,手上动作很慢。斗篷拉到一半时,他忽然看到一双亮得惊心动魄的紫眸。


.....


后续请走七弦绝杀

评论(6)
热度(106)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蓝色仙人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