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仁宇天下第一——

月神奇迹型泰罗!

关于《转》的补充以及番外点梗

.....关于《转》的补充以及番外点梗

果咩纳塞拖了五个月才填坑QAQ。写《转》的时候没列细纲,而且这是本人第一次写中篇节奏把握不太好...自己看了看发现每篇好像和前面的关系都不大。谢谢还有人愿意看我的小破文我是真的会感谢QAQ 我打算尽快一口气更完然后写个番外答谢 如果宝子们有什么想看的可以留评论,比如车啊甜饼啊刀子之类的,具体的也行,会写热度最高的那个。如果没有的话我就写最擅长的小甜饼了QAQ再次感谢有人喜欢

关于《转》其实有很多都没表达出来,比如文名想表达的是库拉半百的人生里前半辈子遇到了菩提,后半辈子又遇到了被菩提养大的乐乐,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来的感受,这才发现...

『乐库』转(十)完结

周一下午去上课的时候班任让他们上自习,说魔法课的老师库拉生病请假来不了。摩乐乐听见同学们一片“嘘”声,说他肯定是太懒装病。他第一反应是失望,听见他生病后又有些担心。同学们的漠不关心让他生气,虽然很没头没脑。

放学后他去黑曜石堡垒找他。门依旧没锁,谁都能推开门进去。可是进去以后却是空无一人。他看到了角落里还堆着他上次吃剩下的饼干,临时旅行太匆忙,甚至都没人打扫。

他忽然有了个不好的预感。

库拉从周五回到摩尔庄园起就没回家。

他只是把他送到了庄园,就再也没回来了。

不安感越来越强烈。摩乐乐挨个冲进每个房间查看,全都没有人,和他离开时见到的布设一模一样。没有人来过。他记起上一次库拉也是失踪...

『乐库』转(九)

#倒数第二章,不出意外的话今晚就能完结


闹了一番库拉不愿意在外面待下去,也担心摩乐乐这个笨蛋跟不上功课,在周五的下午起床后就要回庄园。摩乐乐自知理亏也没有反驳,默默带上他们外面东买西淘的小玩意儿要跟上。

库拉只是垂下眼睫扫了一眼,随手传送走了,摩乐乐手上一轻。

他能传送物体,肯定也能直接把自己传送回家,可是他没有这么做。摩乐乐问他为什么,库拉懒懒踩着骰子上了他的宝贝飞椅,支着头回答他,“因为我们在旅行。”

小鬼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跟着飞在他身侧。

底下是海,蓝青色一片。面上浮着白沫,是海浪。有不知名的鱼张开不大的翅膀,煞有介事地滑翔着,很快又被盘旋在海面上的尖嘴鸟捕获,溅起...

深夜碎碎念

每到平安夜临近的时候就格外想他。或许是因为剧里的平安夜他并不开心。

今天蛮开心的。但细想就不行。

爱要深情,也要清醒。

人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最最最清醒。

被带飞的感觉真好,一般情况下拿一个人头我就到处夸自己,拿全场最佳的时候简直要飘了,对外宣称自己是电竞选手,还有人哄着顺着,真美。

虽然还没到晚上,但是平安夜快乐,我的仁宇。我最好最棒最值得爱的仁宇。

你的名字也好好听。

我喜欢你。好喜欢。所以想你也能一直开心。

『精变乙女』圣诞★平安

雪积得有些沉重了,你听见窗外枝头不堪重负地弯腰,接着是雪下坠的声音。

雪地看起来软,冻久了踩上去却是没有变通的硬,还滑溜溜得让人站不住脚。鞋底上的污泥跟着混进雪里,脏兮兮的,你忽然觉得雪也不是那么稀奇。

身上披了毯子站在窗前。外面灯火辉煌,外面的世界醒着。你也在等醒着的人回家。

暖气烘得人昏昏欲睡,你头靠在窗框上,眼皮直打架。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终于传来了铁皮碰撞的声音。你忙扶稳脑袋,裹紧毯子往外跑。他果然回来了,衣服换了一套,正站在玄关处没有好脸色地看着你。

“喝过的可乐放好。”他忍耐着,将你故意放在门口的铁皮易拉罐捡起来,扔进了垃圾桶。

你装作没听见,将毯子的两角拉到头顶,像一只张...

『英雄联盟』明天

“天泽啊,不是我贪生怕死。是如今的局势让我,真的看不到希望。”

“爸,”欧天泽给欧惠民捏着肩膀,劝慰道,“会好起来的,我们一定会胜利的。”

“怎么好起来,”欧惠民的嘴唇颤抖,“北平沦陷了,天津沦陷了,现在日本人大举进攻华北,你说,咱们这上海还能支撑多久。”他抓住欧天泽的手贴到脸上,欧天泽能感受到他松垮的皮肤和沟壑的纹路,“孩子,这以后,可就是日本人的天下了。”

“你千万不要得罪日本人啊!”

“不会的,不会的,”他蹲下身,头挨着欧惠民的腿,拍着他手重复安抚道,“我们会胜利的。”

真的会胜利吗。他在夜里忍不住问自己。

山田已经死了,新的日军指挥还没来。他们算是过了一段时间的安生日子。只...

本来看余文墨哭我也跟着难过,然后他去俱乐部了,欧天泽他们问怎么了。

余文墨(哭着说):一天都没找到媳妇

欧天泽(没忍住):噗嗤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忽然这么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还有每一集基本就有大概三四个弹幕是“诚一我爱你”,有被热闹到于是我也表白了诚一✨


今天适合看抗日剧杀鬼子。

『英雄联盟』Non

#团宠诚一和团欺余二hhh

#有烨坤


都知道诚一眼窝子浅,说不了几句话就掉泪。余文墨以前没留意过,今天倒是见识了。

在欧天泽继钟义之后再次递给诚一一块手绢时,余文墨坐不住了。

“哎我说你小子,看个戏而已,你哭个屁啊哭。”

欧天泽知道他又要开始了,头痛得懒得管,直接扭头转向钟义。

诚一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回不过神,没有回应,余文墨眼神嫌弃地,看着他通红的眼眶到底是说不出什么狠话,只好拍着他肩给他顺气。

“得得得,余二爷我真是服了你和那个唱戏的了,两个爷们儿跟个女人似的动不动就哭。”他话说得过了头,欧天泽手臂越过诚一去揪他,疼得他直叫唤。

“你是个粗人,你懂什么呀。”安晓烨唱罢,...

T:老福特表白墙年终营业ing!快来向站内神仙太太们大胆表白吧?

@爱卿们出来装比 表白今年碰到的神仙太太!!!真的很爱您写的仁宇,本小徐亲妈狠狠心动怜爱了🥺小会长也好可爱,呜呜呜都是可爱又戳心窝的那种感觉!超喜欢!蹲蹲太太其他小徐作品🥺🥺🥺

3 / 14

© 蓝色仙人掌 | Powered by LOFTER